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25选七开奖结果查询 > 要聞 > 正文

35选7开奖直播: 南北分化加劇,北方需要一個“深圳”

25选七开奖结果查询 www.wbvee.com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8-05 18:14:10

在北方,青島經濟總量僅次于北京、天津之后,也是北方除直轄市外,唯一邁上萬億臺階的城市。在南北分化趨勢愈加明顯之時,青島的崛起之于整個區域來說,意義重大。

每經記者 朱玫潔    每經編輯 劉艷美    

青島 圖片來源:攝圖網

誰是下一個“深圳”?

最近,隨著中央深改委審議通過《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范區建設總體方案》《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一南一北兩座城市“同框”,讓“南深圳,北青島”這個話題,再度熱了起來。

其實,早在今年3月初,青島就高調提出“學深圳、趕深圳”。(猜你想看:《“凡是深圳能做到的,青島都要做到”》)6月,青島又派出157名干部赴深圳體悟實訓。近段時間,青島媒體關于“去深圳,學到了什么”的系列報道仍在持續當中。

在北方,青島經濟總量僅次于北京、天津之后,也是北方除直轄市外,唯一邁上萬億臺階的城市。在南北分化趨勢愈加明顯之時,青島的崛起之于整個區域來說,意義重大。

那么問題來了:為什么北方需要一個“深圳”?青島能否擔起“北深圳”重任?

數據來源:青島、深圳統計局 制圖:城市進化論

比創新

北方近年表現黯淡,源于在新一輪產業升級中落于人后。

從經濟總量看,2012年、2013年左右,北方地區經濟總量在全國占比開始大幅放緩,2016年更首次降至40%以下。

原本大量從事低端加工制造的廣東、浙江、江蘇,在互聯網、智能制造、高新科技等產業興起之時率先轉身,一批頭部企業崛起,也由此帶動區域產業鏈重塑,比如華為、騰訊、阿里巴巴。

而北方地區原本以資源、能源和重工業產業結構為主,存在產能過剩包袱。而其依靠大國企的發展思路,在研發創新的步子上邁得更慢。目前,除北京外,其余北方大市——如青島、濟南、大連、沈陽等,在內生新經濟頭部企業方面幾乎“失聲”。

最近發布的《中國企業專利500強榜單》,廣東、北京、江蘇、上海和浙江包攬334家企業,占比達67%。而東三省、河北及山東五省加起來僅50家左右,直轄市天津也僅7家。

無獨有偶,去年《華夏時報》展開的一項城市高新企業數量調查顯示,15個副省級城市中,北方僅青島、西安兩座城市入圍前十。而濟南和沈陽、大連、長春、哈爾濱位列最末。

第一位是誰?深圳。北方城市第一位是誰?青島。

毋庸置疑,深圳是中國自主創新能力最強的城市,其 PCT國際專利申請量連續15年居全國城市第一。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金融與現代產業研究所所長余凌曲認為,深圳取得的成就,正在于”土生土長”出的科創與金融方面的頭部企業,比如華為、大疆、招商銀行、平安保險,而深圳對區域經濟的帶動,也主要源于這些頭部企業溢出。

同樣,北方需要這樣一座城市,率先突破科技創新短板,作出示范作用。從副省級城市高新企業數量來看,青島是北方最有可能的。曾經,青島憑借“五朵金花”(海爾、海信、青啤、雙星、澳柯瑪)輻射膠州半島。不過,當前青島在高新企業數量上距深圳還有4倍差距(青島占深圳的1/5)。并且,青島信息技術企業呈現“小而散”特點,質量上與深圳也有較大差距。

當下,青島正在打造平臺經濟,學習深圳用風投撬動雙創活力。幾天前,《青島市壯大民營經濟攻勢作戰方案(2019-2022年)》發布,其中提出——

搭建創投風投機構與高成長民營企業對接平臺,并計劃推動10家重點企業進入中國民營企業500強行列,2022年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總量達到4500家。

比觀念

在余凌曲看來:“表面上,北部區域的步子落后,是因為在新一輪產業升級中表現不佳。但在產業轉型遲滯背后,實際還是思維的原因。”

城市產業發展“思維”的差異,體現在營商環境上。營商環境是個大概念,難以一言概述,但在多份相關報告中,北方城市均表現不佳。

  • 由上海新滬商聯合會大商學院&零點有數合作的《2019中國民營企業營商環境報告》:營商環境最受民營企業認可的前十位城市中,北方僅北京一城。

  • 由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發布的《2018年中國城市營商環境評價報告》:營商環境前十位城市中,北方僅北京一城。

  • 由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編撰的《中國城市營商環境報告2018》:營商環境前十位城市,北方僅北京、天津、西安三城。

因為營商環境,山東還曾發生“墻內開花墻外香”的事件——一家在山東步履維艱的孵化器企業,移師浙江烏鎮后反倒一躍成為國家級眾創空間。(猜你想看:《山東的“痛點”在哪?從一家“茶社”說開》)

“熟人社會、官本位、保守、創新勁頭不足”……近年,北方好些城市都被貼上這樣的標簽,而改革與突破,正是深圳精神的核心元素。

40年前,它在中國擔當的就是先鋒隊、試驗田、破題者角色。“深圳干了很多別人沒干過的事情,不敢干的事情!” 深圳市發改委經濟體制改革處負責人孫維德,就曾這樣總結深圳40年的市場化探索歷程。

依靠市場化改革,深圳在多個領域成為‘吃螃蟹第一人’,并逐漸從開拓者變成經驗和模式輸出者,營商環境也成為了深圳最大的競爭優勢。

在上述三份營商環境報告中,青島均未進入前十,距離深圳,還有數座城市的差距。而青島若想擔起“北深圳”的名頭,這樣的精氣神必不可少。

作為計劃單列市,它也曾領改革風氣之先,不過近年多少有些“紅瓦綠樹綜合征”。

上世紀90年代初,當時的青島市主要領導公開表示,青島已經患上“紅瓦綠樹綜合征”,認為大家陶醉在“紅瓦綠樹,碧海藍天”的贊譽中,不思進取。

現在,青島提出“學深圳人、趕深圳人”。在學習深圳自我革新精神、優化營商環境具體經驗制度上,青島官方也已有諸多表態。網友對此也有期待:“以前總為青島自豪,這幾年在外面時間長了,感覺青島真的發展慢了,尤其是人的思想不夠解放,自去年南方學習以后,政府的服務意識有所提高,但感覺總的格局沒有太大變化。市委市政府這次(3月)深圳之行,應該是找到了醫治頑癥的良藥。”

當然,客觀講,青島能否在觀念與營商環境上依靠“學深圳”取得突破,進一步擔起“北深圳”的擔子,還有待時間檢驗。

比開放

國際化,意味著有能力匯聚更廣闊的發展資源。作為國際名氣不小的城市,深圳的優勢之一就是“全球會客廳”,匯聚各國投資者、合作者。

在新一輪開放潮頭,北部區域也需要一座足夠出色的門戶。

實際上,十七、八年前,青島的國際名氣并不輸于深圳。余凌曲回憶,當時他曾前往硅谷考察,當地就有人知青島而不知深圳。

往事如煙。隨著此次青島被賦予全新定位,青島需要擔當開放前沿的責任,再度清晰起來——

在青島建設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范區,旨在打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新平臺,拓展國際物流、現代貿易、雙向投資合作、商旅文化交流等領域合作,更好發揮青島在“一帶一路”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建設和海上合作中的作用,加強我國同上合組織國家互聯互通,著力推動東西雙向互濟、陸海內外聯動的開放格局。

無疑,這是青島成長為名副其實“北深圳”的一大機遇。不過,目前,對外開放方面,青島距離深圳有多遠?

聚人,從機場能級來看,深圳2018年實現旅客吞吐量4935萬人次,青島是2454萬人次,約為深圳1/2。

聚貨,根據2019年兩地半年報,深圳上半年全市進出口總額13372.25億元,而青島上半年全市貨物進出口2806.6億元,約為深圳1/5。

聚財,從關鍵指標FDI(外商直接投資)來看,2018年深圳是82.03億美元,青島是58億美元,不到深圳3/4。

“趕深圳”,青島路還遠。

不過,在余凌曲看來,當下的開放,已經不能完全用以上傳統指標衡量。拿深圳的追趕目標硅谷來說,硅谷有近一半科學家等人才來自全球,這是一種深度融合,不僅是國外貨流、人流在這里“走”一圈,而是讓這些國際化人才能在當地發揮足夠作用。

對于“全球合伙人”,城市高能級產業、完整產業鏈條、宜商宜居環境,都是吸引因素。也因此,青島能否從過去單純的對外貿易引資角色,轉換為跨境資源的整合者、配置者,都考驗著青島在營商環境、產業能級上的多方面突破。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青島 深圳 南北分化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