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25选七开奖结果查询 > 要聞 > 正文

体彩北京11选五中3个: “非典型”校長徐飛

25选七开奖结果查询 www.wbvee.com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8-04 00:34:17

7月11日,教育部人事司副司長呂杰宣布了教育部黨組、教育部關于徐飛任職的通知?!靶旆賞救沃泄采蝦2憑笱被崳?、常委,上海財經大學常務副校長(正局級)”。

每經記者 余蕊均 楊棄非    每經編輯 楊歡

跨越兩千公里,徐飛從成都回到了上海。

據上海財經大學官網8月2日消息:7月11日,教育部人事司副司長呂杰宣布了教育部黨組、教育部關于徐飛任職的通知。“徐飛同志任中共上海財經大學委員會委員、常委,上海財經大學常務副校長(正局級)”。

就在7月9日,徐飛正式卸下西南交通大學校長一職。

在這個高校新聞頻出的炎熱暑假,徐飛以另一種方式走到了聚光燈下。

入川六年,他給西南交大留下了什么?

重返上海,他這次又會給上海財大帶來什么?

更重要的是,從以工科揚名的交大跨界以財經見長的財大,他究竟是一位什么樣的校長?

幾年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曾在多個場合與徐飛有過深入接觸,沒有架子,平和質樸,平實嚴謹。在他身上,既有學者的儒雅風范,又有明顯的“改革者”銳意印記。

在獲悉他離任消息的下午,我們在西南交大犀浦校區的一間會議室里,再次見到了徐飛。和以往一樣,語速很快,思緒靈動,侃侃而談。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

“天地交而萬物通”。

在中國教育史上,交通大學是極為特殊的高等學府。肇建于1896年,跨越三個世紀,橫亙兩岸五地,每每提及“交大”,總會多問一句,“是哪個交大?”

而徐飛與“交大”,一直緣分匪淺。

出生于60年代的他,1992年求學于西南交大,獲工學博士學位后赴上海交通大學繼續博士后研究。2002年6月作為上海企業高管工作四年后起再次進入上海交大,2013年9月從上海交大副校長任上西進入川,成為西南交大第65任校長。

“27年前我在西南交大求學,在這里打下了我的人生底色、奠定了我的事業根基。”宣布離任消息這天,徐飛頗為感慨,有欣慰,有不舍,也有遺憾。

盡管讀書時期成績常拿第一,第二次從母校“畢業”,他卻說自己只是“盡心盡力,無怨無悔”,以后當會繼續努力。

多位西南交大師生在受訪時評價,徐飛極具理想主義情懷,飽富才華,且非常勤奮、自律。他眼界開闊,善于戰略思考,系統謀劃,敢于變革。有學生清楚地記得,他剛上任不久就嚴厲整治麻將館和奶茶店,“感覺雷厲風行。”

過去六年,西南交大發生了許多變化,可圈可點之事不乏其例。比如,職務科技成果混合所有制改革就被譽為科教界的“小崗村試驗”。學校的學術竟爭力、科技創造力和思想影響力明顯提升,社會活躍度也大幅提高,不僅與地方政府互動更為頻繁,還積極推動“走出去”。

九層之臺,起于累土。這所老牌名校邁出的每一步,自然離不開管理層的推動,也映射著他的治校理念。執掌西南交大六年,徐飛給外界留下了鮮明的“改革者”印象。

在他心目中,大學是一個喚醒奇跡的地方,是超越功利的圣地,是飛揚理想的疆域,而他所做的一切,就是要讓大學回歸其本然價值和應有氣象。

過程中難免有阻力,但他說,以后在把握改革的“度”上可以再優化,但想明白的事情就要堅持,“不管在哪里,不管是工作還是做人,既要兼聽明辨,學會經常反省自己,從善如流,也要擇善固執”。

“深化改革馳而不息”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

在川工作六年,徐飛堅持不懈地推動“職務科技成果混合制”改革。

這項改革始于2010年,而后不斷深入,2016年1月,名為《西南交通大學專利管理規定》的“西南交大九條”正式出臺,首次從制度上就“權屬”分配作出明確規定,點燃了科研人員的轉化熱情,成為在全國具有廣泛影響的標志性事件。

總結要點,徐飛用了三句話:一是由“純”變“混”,將以前職務科技成果“純”國有,變為國家(學校)、集體(團隊)和個人“混合”所有;二是把“先轉化,后確權”變成“先確權,后轉化”;三是將轉化后的股權獎勵,變為轉化前的產權激勵。

從文字表述上看,只是顛倒了詞序、改了幾個字,但卻是“根本性的”:將成果所有權部分讓渡給自然人,產權改革才可能成功。徐飛毫不諱言,“千激勵、萬激勵,不如產權激勵。”

作為研究戰略管理的專家,他多次講一個觀點:都說“創新驅動發展”,那什么驅動創新?從根本上講,一定是人。改革必須想辦法調動人的積極性。

據統計,2010年~2015年間,西南交大僅有14項成果轉化,收入僅為158萬,支出卻高達900萬,典型的“入不敷出”。

“西南交大九條”出臺后,截至今年1月,總共有205項職務科技成果完成知識產權分割確權,注冊成立高科技創業公司24家,知識產權評估作價入股總價值超過1.3億元,帶動社會投資近8億元。

成效有目共睹。鮮為人知的是,背后曾有一場關乎決斷力和執行力的考驗。

這場改革打響了科技體制改革的“第一槍”,被稱作科教界的“小崗村試驗”,徐飛坦言,之所以被貼上這個標簽,足以說明它的“份量”。

1978年,安徽鳳陽小崗村20戶農民代表聯名簽訂了分田和包產到戶的契約,拒絕“吃大鍋飯”,冒著身家性命危險按下了“紅手印”,揭開了農村改革的序幕。同樣的,三十多年后,在西南交大校園里,有人問徐飛,“你們吃豹子膽了嗎?為什么敢支持這種事情?”

“至少在學理上自以為是想明白了的,”徐飛坦言,“所以有底氣,不會退縮。”在他的大力推動和有關各方的共同努力下,校內逐漸達成共識,“不轉化才是國有資產的最大流失”。

目前,除四川外,上海、浙江等地也開始探索這項改革,去年9月,徐飛曾應邀出席“南京市長咨詢會”,與這座科教大市分享激活科技成果轉化的經驗。

更深層次的,學校希望借此推動國家科技體制、機制的重大變革。

可見的變化是,這項變革已取得階段性成果。繼2017年全國兩會,四川代表團61名代表聯名提交《專利法》第六條修法議案后,去年12月,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通過了《專利法修正案(草案)》。

這也意味著,這場始于西南交大的探索試驗,將帶動更多科技成果走出象牙塔,走向市場。

注入一種氣質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

“我最喜歡的一句話,是久久為功。”徐飛說,看準了就要有定力,對于“想明白了”的事情,不僅要做,更要堅持做成。

最典型的,是他對推行通識教育的堅持。這是他到西南交大后“親力親為”的第一件事,主要做法之一是啟動“經典閱讀”計劃,鼓勵學生閱讀經典著作。

盡管在工科強勢的大學推行通識教育難度很大,但大學應該注重學生的“精神發育”,加之社會上新的“讀書無用論”甚囂塵上,讓徐飛覺得這件事“更值得去做”。

2014年元旦,西南交大在官網上登出書單,有《史記》《紅樓夢》等中國傳統名著,也有《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社會契約論》《利維坦》《科學革命的結構》等西方經典。推薦的書目無工具書,也沒有暢銷書,全是經過歲月和時間考驗的經典之作,“真正代表了所在時代的最高智慧。”

書單發布同時,旋即引發了廣泛討論,支持者們“歡欣鼓舞”,文科院系甚至感覺“春天來了”,但也有部分師生疑惑,平時學習任務那么重,把專業學好還不夠嗎?讀經典究竟有什么用?

還有人調侃說,以工科揚名的高??記康魅宋乃匱?,“這是轉性了嗎?”

種種反饋印證了徐飛的判斷——過分強調“學以致用”,忽視對精神、心性層面的培養。因此,他堅持要把通識教育和經典閱讀做下去,還每個學生以意義世界和價值空間。

至于推薦書單為什么是96本,學數學出身的他開玩笑說,“這是算過賬的”:一年12個月,一個月讀兩本,四年下來就是96本,如此一來“96”不再高不可攀,并且如果能堅持用心讀下來,“不敢說有多好,起碼不會有多差。”

經過推行初期的磨合,“經典悅讀”開始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改變著這所老牌工科學校的氣質,甚至有用人單位反饋,交大畢業生開始改變人們對傳統“工科男”的刻板印象。

嘗到“甜頭”的學生評價說,一所名校不應該只是固守傳統,而應不斷適應時代變化。這個“悅讀”計劃,恰恰給交大深這所從前崇尚“工具理性”的樸實工科學校,注入了一種“價值理性”應有的敦厚博大情懷。

與此同時,徐飛也在堅定地把這種“做成”文化,擴大到學校治理的方方面面,他希望把久違了的“精、氣、神”喚醒激活,實現交大的偉大復興。

作為西南交大的學子和校長,徐飛有太多理由追尋這個愿景。

原本同根同源的五所“交大”,在隨后的發展際遇中逐漸發生分化,西南交大明顯“掉隊”了,徐飛總說,須知恥而后勇。

在他的理解中,西南交大不僅要提高學生的人文素養,老師的作風也要改進,凡事不能只是“做了”,必須踐行“做成”文化。因為“水燒到99度不叫開水,飯差一把火就是夾生飯。”

追求“有靈魂”的卓越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

為什么一位工學博士會有如此強烈的人文情懷?

哈佛大學資深教授哈瑞·劉易斯的《失去靈魂的卓越》一書,以及早年在上海交大的經歷,都深深影響了徐飛。

劉易斯在書中指出,即便“卓越”如哈佛,同樣面臨過課程改革流于形式、教學質量下降、教育功利化嚴重的問題,毫不客氣地批評這所名校的辦學目標已然從真正的教育走向了迎合市場需求。

徐飛對此感到擔憂,并產生了強烈的反思,大學作為喚醒奇跡的地方,超越功利的圣地,飛揚理想的疆域,應該是“高貴的、有靈魂的”,不應該只盯著論文、科研,過分強調“專業成才”,而忘記了人格塑造,忘記了社會擔當。

“責任感和使命感”,他十分在意。所以,即是面對年年刷新的“最難畢業季”,徐飛依然堅持,“通識教育和專業教育是一對范疇,都不可以偏廢。”

時間倒回1998年,徐飛學術生涯和研究轉型的轉折點。

在那之前,他的興趣點都在數學模型和算法上,自己也幾乎生活在邏輯世界、數理世界和符號世界,大有不食人間煙火的味道。而博士后出站的那個夜晚打破了原來的生活。

“我們一幫人在咖啡館神侃,聽了幾個文科博士后議論風生后很受觸動”。由此,徐飛對人文社會科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并開始“惡補狂讀”人文社科書籍。

2002年6月,徐飛進入上海交大工作,一晃就是11年,曾擔任分管宣傳、學生通識教育和大學文化的副書記,以及分管文科、創新創業等工作的副校長。這段經歷又再度強化了他的人文情懷,深知“以文化人”重要性。

如果要問徐飛的責任感體現在哪?簡單概括,就是無處不在的“育人”。

他可以在對話中不時反問“對不對”,以引人思考;也會積極在媒體上發聲,向大眾傳遞他的教育理念;甚至會堅持給微信好友分享一些美術、交響樂等高雅藝術,見縫插針式地試圖幫助更多人脫離“低級趣味”。

“我很珍惜每一次演講和交流的機會。”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徐飛自認為,能夠做學生的引路人,得到學生的認可,就是最大的認可,也是最欣慰、最滿意的地方。

作為四川省人大代表,他連續兩年在地方兩會上呼吁加大對人才、科教的重視和投入。徐飛說,自己做的都是“本分”,科教強省、人才興川這件事,“怎么強調都不為過。”

事實上,早在6年前就任西南交大校長時,徐飛就提出要培養“五有交大人”的期許,既針對交大學子,也對全體大學生甚至對所有社會公民都適用的“五有”——

有社會責任和健全人格,有職業操守和專業才能,有人文情懷和科學素養,有歷史眼光和全球視野,有創新精神和批判思維。

“看清”更要“看輕”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

熟悉徐飛的人都有一種感受,這個人純粹,為“教育”奔走疾呼,同時還是一個理想主義者。這也意味著,不是所有人都能與他步調一致地往前,更有人不解他為何那么看重“情懷”。

改革一定會傷筋動骨,無法盡善盡美也難免。

五年前在他提出“數字化戰略”時,就有人提出疑問,這是不是“太超前”甚至是為了“趕時髦”?盡管時至今日隨著信息化、網絡化、數字化、智能化的深度推進,特別是人工智能的大行其道,全校上下已高度認可數字化戰略,但實現真正的數字化依然任重道遠。

知易行難也是一種困擾。一位在西南交大工作了16年的教師評價說,徐飛有長遠的戰略眼光,但可能在近期目標的實現上,有些理念未能很好落地。

徐飛在自我總結時也說,即便戰略、系統設計層面已經做得很好了,但還需特別花力氣處理好發展的速度、改革的力度、目標的高度、資源的可支撐度、群眾(師生)的可承受度這“五度”之間的關系。

說得再簡單點,“做成事”有時還要講“因緣際會”,改革始終是一個系統工程。

關于改革的方法論,徐飛的另一點經驗是,輕裝上陣,虛懷若谷。在他的人生哲學里,一個人的精神高度,不在于“看清”了多少,而在于“看輕”了多少。

放到這個“大時代”里,每個人都太渺小了。他調侃到:一個人不能自視太高,太把自己當一回事。自己不是“VIP”,甚至也不是“IP”,不過就是個“P”。

所謂聞鼙鼓而思良將,闖激流、越險灘時,攻城拔寨的猛將、有膽有識的干將最為難得。被認為“極富情懷”的徐飛,扮演的正是一名沖鋒者的角色——他嘗試推動的理念變革,是一切改革的源頭。

《大學》有言,“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這是徐飛經常提及的一句話。什么是止于至善?就是永遠在路上,不斷迭代、優化、進取、求索。他常言“高度決定態度”,他的詮釋是,一個人思想的高度、理論的高度和精神的高度,決定了做事的態度、效度和力度。

聽過徐飛課的學生回憶,他講“五大發展理念”是從雄安新區講起的,“站位高,而且講話風格很不一樣,非常有親和力,信息量也超大”。作為校長他帶頭給學生上形勢政策課,撥冗做專題學術報告。他的課或報告,“旁征博引,高端大氣;縱橫捭闔,邏輯縝密;深入淺出,娓娓道來,既深刻又生動,充滿正知正見正能量。”“聽徐飛校長講話(課)甚是享受”。

在6月22日舉行的畢業典禮上,徐飛的“最后一課”再次引來關注——他叮囑西南交大的本科生,“請及時開啟5G人生,不斷超越自我。”這里的“5G”,并非通信技術,指的是Goal(放飛夢想)、Grasp(只爭朝夕)、Growth(久久為功)、Globe(兼收并蓄)以及Get ready(有備無患)。

這是他一貫的風格,所思所想所言總能在時代中找到印記。

徐飛說,每個人在不同人生階段,面對的情形是不一樣的,同樣是挑戰,可能挑戰的內容都是不一樣的。“最重要的是要做一個有心人,珍惜每個崗位,珍惜每個階段,把當下的每件事情做好。”

重返上海,徐飛的大學故事仍在繼續。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徐飛 西南交大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